第四章 坦诚布公_灵境行者
笔趣阁 > 灵境行者 > 第四章 坦诚布公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章 坦诚布公

  戴着银色面具的会长,沉默的望着张元清,面具底下的目光幽深如潭。

  张元清面不改色的与之对视。

  房间里陷入长久的寂静,谁都没有说话,窗外的喧哗声和鸣笛声时而传入屋中,两人默然对视。

  突然,会长先生轻笑一声:“你怎么会认为我是你舅舅,虽然他很出色。

  除了家族败类自己,谁还能说出这么恬不知耻的话!

  张元清白眼道:“那天你约我在外婆家见面,事后我就有点怀疑了,张天师连逍遥组织的成员都防着,没有透露自己现实里的身份,你却对他的妻儿了如指掌,知道他丈母娘家住哪里,这不合理,他凭什么信任你?但如果你是他的大舅哥,这就说得通了。”

  会长先生反驳道:“愚蠢,你忘记松海的狗子?”

  张元清道:

  “确实,你也可能像狗子一样,因为其他原因知晓了张天师的身份。那莪妈呢?

  “陈淑这么一个刚愎自用的普信女,带着我爸的分身跑国外去给你打工?她又凭什么无条件的信任你?而你辛辛苦苦培养起来的济世社,居然放心交给一个普通女人来搭理。光明罗盘争夺战中,你尽家底,好不容易抢到核心碎片,结果交给了我爸。

  “你们之间没有特殊关系,我不信。”会长先生这次没有反驳,道:“继续说。”

  “我很早以前就无比困惑,小逗比为什么热衷偷你的钱包?他有寻宝能力,我开始以为他是奔着钱去的,当时我才成为灵境行者不久,对寻宝机制不太了解,后来才知道,他对钱不敏感,对灵境行者的物品才敏感。”

  “你暴露的东西远不止这些,商人公会的会长是华国人,我记得舅舅你年轻的时候,梦想仗剑走天涯,离家出走了几年,那段时间的经历,你从不提及。你通过比尔先生把珍贵的完美人皮送到我手里,你想扶持我成为太阳之主,除了把我当成衣钵传人的你,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会这么偏爱我。我在新约郡的这段时间,你虽然有所掩饰,但表现出来的性格太像家族败类,连衣品都如此。”

  张元清把憋在心里许久的话,一股脑儿的说出来“小时候,全家都觉得奇怪,舅妈那么精明的女人,怎么会看上你这么个家族败类呢,还为了你忍受外婆的刁难,总不能因为你是个半吊子的rap吧。”

  会长先生不悦道:“不要这么说自己的舅舅,我相信你舅舅是个优秀的rap。”

  “什么样的rap都无所谓,我还有个重要的铁证。”张元清哼哼道:“在察觉到你可能是家族败类后,我终于想起黛安娜为什么眼熟了,小时候和兵哥在红灯街蹲你的时候,我见过她,亲眼看见她迎着你进发廊,哼,我要告诉舅妈。”

  “好吧你赢了,我不演了。”会长先生表示屈服:“元子,我和黛安娜是清白的,她当年是外交部的外派成员,来华国收集情报的,就像安妮一样。我在外国游历期间,救过她两次,她来华国后就和我联系上了,也是她的这层关系,我才和美神协会交集越来越深,最后达成同盟。”

  说着,他摘下了面具,赫然是一张俊朗中带着风骚,眼角有细密鱼尾纹的脸。

  正是家族败类舅舅。

  舅舅向他伸出了手,张元清回应的伸出手,舅甥俩撞了撞肩膀,达成了共识。

  在新约郡的这段时间里,随着和会长的交集渐深,张元清就抿出他的身份了。

  其实舅舅也没有太刻意隐瞒,一直都在给他暗示,比如品味相同的衣服,比如那天约他在家里见面,比如纵容小逗比偷钱包。

  这些都是舅舅给出的信号,不然以虚空半神的身份、能力,小逗比根本偷不走他的钱包,行为举止和穿衣品味上,更是可以不漏痕迹。但舅舅不明说,张元清就假装不知道,毕竟那会儿他还是圣者,舅舅瞒了他很多,以前不说,可以用等级太低来解释,现在他成为主宰,已经有资格参与高层次的博弈,舅舅没理由再瞒他了。

  所以张元清不想再装了,选择摊牌。

  舅舅靠坐在沙发,翘起二郎腿,从虚空中抓出一只高脚杯,道:

  “你应该也猜出宫主的身份了吧。”

  张元清翻了个白眼:“江玉饵,早就知道是她了。”

  小姨暴露的更早,小逗比偷她的内衣,喜欢

  抱她的小腿,宫主对他不合理的偏爱,以及诸多细节上的巧合等等等等。

  张元清在小红帽事件里就怀疑宫主是小姨了,但那会儿还是萌新,不知道乐师职业能塑造肉体分身,看见宫主和小姨同时出现,他就被唬住了。

  “其实猜出小姨身份后,我就更加怀疑你了,小姨不止一次使用传送道具,而且是可以反复使用的传送道具。止杀宫主和商人公会的会长不存在交集,但江玉饵和家族败类是兄妹。小逗比也是暴露你俩的证据,一个小婴灵,怎么可能和虚空职业的寻宝技能契合?”张元清侃侃而谈。

  舅舅当即来了一段rap“愚蠢的元子,别小看那个孩子,他是伟大的舅子,送给你的崽子。”

  单押了半辈子,啥时候学会双押?张元清一边吐槽舅子,一边问道:

  “不是小姨送的?”

  “不是小姨送的?”

  “也算她送的,那孩子难产早天,玉儿发现他灵力充沛,很适合当灵仆,不忍心他就这样消散,于是求我赋予他特性,然后把他带回了家,当做你成为夜游神的贺礼。”

  麻蛋,你俩一开始就演我!张元清心里嘟哝,旋即问道:“外婆知道小姨的身世吗。”

  “当然知道,玉儿又不是她肚子里剖出来的,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不过当年张天师把她寄养在你外婆家时,只说她是朋友的孩子,父母车祸身亡,家里没有亲戚了。你外公外婆都不是灵境行者,所以没提楚家的事。”舅舅回答道。

  “难怪,难怪外婆一直逼着小姨相亲,因为她知道小姨不是25岁,而是27岁的大姑娘。”张元清恍然大悟。

  宫主和小姨的年纪不匹配,当初张元清困惑过这一点。

  现在想来,为了掩盖身份,小姨的年龄下调了,但外婆是知道她真实年纪的,所以才这么急着嫁女儿。

  27岁没谈男朋友,哪怕在松海这样大都市也是相当炸裂的。

  另外,夏侯家当初来松海报复宫主时,曾经动用治安署的关系,调查过松海符合年龄女性的户口。

  没有找出宫主。

  现在想来,找不到是对的,外公是前治安队长,修改户籍岂不是轻而易举。

  “其实你妈是想把玉儿当童养媳养的,天天给她洗脑,说如果生了儿子,就让她嫁给你,这样就是真正的一家人,玉儿就吃这套,因为她从小家破人亡,渴望亲情。”舅舅啧啧道:

  “但你爸英年早逝,她不得不远赴国外,玉儿就留在你外婆家了。你外婆养她二十多年,当亲闺女了,亲闺女怎么能跟外孙好呢,怎么想怎么隔应,所以就特别防看,逢看玉儿跟你亲近,她就生气。”

  我突然明白为什么陈淑不讲道理的讨厌关雅姐了!张元清心说。

  同时也明白外婆知道他有了女朋友后,那么的喜上眉梢,还鼓励他同居来着。

  “陈淑当年是带着张天师的分身出国的吧,舅舅,你知不知道楚尚和无痕大师的分身在哪里?”张元清满含期待的问。

  逍遥四人组当年抱着必死的决心进入副本,想解开灵境的秘密,他们在现实里都留下了分身,一旦死亡,便可让楚家利用母神子宫复活他们。

  现在除了张天师的分身被陈淑带出国,楚尚和无痕大师的分身不知所踪,前者死于二十年前,后者亡于今年。

  “我不知道,我跟他们不是很熟。”舅舅没好气道,旋即话锋一转:“但你爸肯定知道,只要复活你爸,就能复活楚尚和张天师,但母

  子宫在兵主教,想复活你爸,几乎不可能。”

  “找魔眼不就行了吗。”张元清理所应当的说

  。

  舅舅微微摇头:

  “张天师是巅峰主宰,只要他在西北复活,修罗瞬间就能感应到。你上次能成功复活,是因为你在修罗眼里如同蝼蚁,你睡觉的时候,会在乎一只蝼蚁从你身边爬过吗。”

  虽然有点伤自尊,但张元清无法反驳,“那就只能再找机会了,或许可以让魔眼天王把母神子宫偷出来,这个以后再议。对了,表哥是灵境行者吗。”

  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满脸期待。

  “他是你外公的衣钵传人,又不是我的。”舅舅耸耸肩:“元均是个不争气的凡夫俗子。”

  “你一个半神,唯一的子嗣居然不是灵境行。”

  “半神就一定会生出灵境行者吗,太一门主的子嗣众多,灵境行者不到十分之一,灵境世家的半神做了一百年的种马,生出了几个灵境行者?”舅舅抿一口红酒,哼哼道:

  “再说了,元均现在不是灵境行者,没准过几年就是了呢,你不也今年才获得的角色卡,还是我费尽心思帮你从魔君那里抢来的。”

  张元清心里一动,“说到魔君,舅舅,我正要告诉你,魔君出现在杀戮副本里了,准确的说,那是他的执念,正是他借助我的身体,召唤出太阳,破除太阴的隐蔽,恢复了道德值。”

  “什么?!”

  舅舅直接从沙发弹了起来,表情从未有过的失态:“不可能,魔君不可能有执念残留。”

  请收藏本站:https://www.newap.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newa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