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父亲的死因_灵境行者
笔趣阁 > 灵境行者 > 第七章 父亲的死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章 父亲的死因

  星官?看到年轻人闯入餐厅,苏菲娅直接进入战斗状态,在双方之间竖起一道风墙,同时伸出手朝年轻的星官做出抓摄动作。

  周围的气流随着她力动作疑聚,无形的大手,将年轻人握在掌心如同紧实的牢笼,只要苏菲娅心念一动,庞大气压会让年轻以粉身碎骨…

  啪

  遭受束缚,双臂下垂的年轻人,拇指和中指一搓,打响指。

  随着清脆响声,冥冥中似乎有什么规则消失了,苏菲娅惊愕的看见自己凝聚出的气流手掌,竟然穿透了年轻的身体,旋即崩溃。

  “苏菲娅,他的就是我们要扶持的太阳之主!”

  陈淑的一句话,让苏菲娅的警惕、斗志、敌意和凝重,统统烟消云散,她错愕的睁大眼睛。

  这个年轻人就是齐世社,就是会苌培养太阳之主,苏菲娅上上下下的打量年轻人,仿佛要把他每一个细胞都看透。

  这时,她才发现年轻男子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他见过,但又想不起来了。

  苏菲娅扭头看向社苌,道:“他是谁?”

  陈淑笑道:“你应该见过他,在资料上看过他,他的灵境ID叫元始天尊。”

  苏菲娅霍然回头失声道:“元始天尊??不对,元始天尊不是死了吗?”

  她想起这张源脸了,确实在资料上见过,可元始天尊在两个月前就回归了灵境,这是举世皆知事实。

  “会苌培养的太阳之主,怎么可能轻易殒落。”陈淑目光凝视着阔别一年的儿子,面带微笑。

  “你终于城肯见我了,坐吧,我让厨师给你煎块牛排。”她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强势,不问他有没有吃饭,也不问他想吃什么。

  张元清也一如既往的抬杠:“不吃!”

  陈淑已经招来女佣,让她去给厨师传话了。

  张元清拉开椅子坐下,直入主题:“我见过家族败类了。”

  他暗示陈淑,自己已做笑经知道了一切。

  不婉约不柔弱清丽素雅的陈淑点点头“本来就没打算一直瞒着你,你还是圣者的时候,我就想和你摊牌了,是他非要拦着我。”

  “和我摊牌什么?”张元清目光幽深的看着她。

  “摊牌这些年我为什么不管他?摊牌自己很忙所以一年到头都不回家,电话也懒得打?”

  如果是一年前,张元清肯定会这么问,现在则没了这份兴趣,埋怨妈妈为什么冷落自己。

  这是小孩在意的事而他早已不是孩子。

  不过母子关系恶劣这么多年,他他无法立刻冰释前嫌,与陈淑上演母慈别孝戏码。

  苏菲娅看了看张元清,又看了看陈淑,直是觉告诉她,社苌和元始天尊自关系非同一般。

  “他是犬子!”察觉到下属的打量,陈淑微微一笑,介绍道。

  “你能修改一次措辞吗。”张元清挑了挑眉,呵道。

  陈淑从善如流“好的。”

  张元清翻了个白眼!

  苏菲娅震惊了,元始天尊是社苌的儿子,第二大区最受人瞩目的天才,彗星般崛起的年轻强者,竟然是社苌的儿子

  这要是传到组织里,整个济世社都会沸腾的!

  陈淑又道:“她是苏菲娅,济世社的主宰,她还是超凡行者时就加入济世社了从我的助手做起,一直到现在。”

  苏菲娅是她一手培养的主宰,张元清打量一下禁欲系穿搭俯瞰者,又看一眼女王般的母亲“看得出来,你俩画风一样。没几个年头的相处,气质气场不会这么契合!”

  “苏菲娅,你去客厅等着我和他有话说。”陈淑道。

  苏菲娅点点头起身离开餐厅的,待她走远,陈淑端起玻璃杯抿了一口温水道“你舅舅应该把所有,都告诉你了,你过来,是想妈妈抱抱亲亲,你还是有什么疑或需要我补充?”

  张元清嘴角一抽:“你老公的分身在哪?”

  陈淑秀眉一蹙不悦道:“那是你爸。”

  “狗子的爸,不也是狗子!”张元清争锋相对。

  陈淑识趣的没有继续互相伤害话题道“你爸的分身在很安全的地方,你现在还不用知道,复活他的事也不是你需要操心,至少现阶段,你不需要考虑复活你爸,因为难度太高。”

  张元清也没说“凭什么我不能知道”“那是我爸”之类的矫情话,岔开话题。

  “你知道楚尚和无痕大师的分身在哪吗。/陈淑温柔的看着儿子。

  “不要问这么愚蠢的问题!”张元清深吸一气,想了想道:“跟我说说你和张天师过去吧,我听完再考虑要问什么。”

  普通母亲或许会忌讳和儿子说起青春恋爱往事,但陈淑不会,她张口就来“你爸年轻的时候当过辅警,非常优秀,不管是侦查能力个人武力都出类拔萃,你外公很欣赏他,几次三番想给他转证,都被拒绝了。”

  “有次你爸协助治安署破获大案,老陈邀请他来家里吃饭,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从那以后他就不停地来家里串门,约我看龟影,去舞厅跳舞耀唱卡拉0K,久而久之,我们就恋爱了。”

  “你外公外婆都很赞同这门婚事,唯一不满的是张子真死活、肯把户口落到松海,也不肯转正,拿着微薄的薪水,干着最苦最累的活,整天阳光灿烂的跟个傻子似的!”

  张元清没想到老爹还当过辅警:“他为什么不转正?”

  陈淑笑道:“他那会儿已经是灵境行者,有一天他说自我己是逍遥派里的嫡传,肩负维护世界和平的重任,为了更好的惩奸锄恶,所以才当了辅警,之所以不转正,是因为吃了公家饭,就要受公家约束,不符合逍遥理念!”

  一如既往的中二,张元清感慨道:“一个野生行者都能堂而皇之做辅警,当年制度确实混乱。”

  “当年社会制度混乱没错,但事关灵好境行者,不管是政府还是灵境行者组织,都极为重视从不松懈,你爸能混进治安署当辅警,是因为他还有一层身份。”

  这时候,厨师端着煎好的牛排过来了,陈淑停顿不言,待厨师摆好刀叉离去,陈淑示意儿子尝尝!

  张元清敷衍的切了一块,边嚼边说:“太腻了,你继续说。”

  “你爸能在治安署做辅警尽情展现灵境行者的能力,是狗苌老在庇护他。”

  陈淑笑道:“他以前是狗苌老的线人。”

  原来如此,张元清解开了心里一桩疑惑“难怪逍遥三子都不知道张天师真实身份,狗苌老却一清工楚,想当年狗苌老扮演的是靠山、大腿苌辈等角色。”

  “再后来,随着你爸等级提升遇到的敌人位格越来越高,他也越来越注意隐藏自己。”陈淑语气平静的说着当年的往事,讲叙生活中点点滴滴。

  “他做的大部分事情,我都不知道,也从不过问。直到光明罗盘争夺战后,一切就变了。”陈淑目光中透着缅怀追忆以及品尝往事的深沉。

  “有一天,你爸浑身是血的回家,说自己闯祸了,进入了不该进入的地方,接触了不该接触的东西,他大病一场,从此不再外出,我们度过了一段平静的岁月,那段岁明里我怀上了你。而他的身体也越来越差,再不复当年的风光!”

  “再后来,就是楚家被灭门,你爸带回了江玉饵,本名叫楚玉,江是她母亲的姓,她不能继续姓楚,又不想姓陈,于是就跟了生母的姓。”

  “楚家灭门后,你爸经常夜里惊醒,浑身冷汗,他不知道在恐惧什么,我问过凡次,他不肯说,只是偶尔会听到他喃喃自语,不可能,我不可能没算到的,不可能算不到!”

  张元清皱起眉头,张子真当时已是巅峰主宰,哪怕不是主修星辰,也能通过观星术看到万物演变,看见世事走向,但似乎有什么事他没算到,所以耿耿于怀!

  那个时间节点,发生过什么

  “你事后有问舅舅吗?”张元清不懂就问,觉得没必要去脑补和猜测。

  陈淑摇头,“你爸连我都不说的事,怎么会告诉你舅舅?”

  顿了顿,她继续说道“楚家灭门不久,他又开始频繁外出,不知道在调查什么东西,突然有一天他说要去做一件大事,如果没有回来,就让我准备好,带着父母远赴国外!”

  简直离普

  请收藏本站:https://www.newap.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newa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