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破碎的档案_灵境行者
笔趣阁 > 灵境行者 > 第十三章 破碎的档案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三章 破碎的档案

  “回來就回来,喊什么喊。”厨房里传来外婆嫌弃的回应。

  “回来就回来,喊回什么喊。”在厨房帮忙的小姨,鹦鹉学舌回了一句。

  厨房里传来“咄咄咄”的切菜声和浓郁的香味,张元青闻出是外婆在做啤酒鸭,高压锅炖的啤酒鸭,他童年的最爱。

  听舅舅说,松海发生恐怖袭击后,外婆一直在联系他,发现手机变成了空号信息也不回,吓的老泪纵横。

  舅舅和小姨怎么安慰都没用,最后是在治安署工作的表哥安抚好了外婆。

  表哥说:“没有找到元子尸体。”

  张元清之后就立刻联系外婆,说自己换手机号了,恐怖袭击发生后,他跟着富婆关雅躲进了政府准备的安全屋,为了保密,那里信号被屏蔽谁都不能外出,直到外界秩序恢复。

  外婆知道关雅身份不一般,据说家里有人在朝中当大官,便信了外孙的胡言乱语。

  张元清说今天要回家吃饭,外婆嘴上嫌弃,却偷偷做了他喜欢吃的菜。

  客厅里,外公正在看新闻,国家电视台正在采访一位鹤发童颜的专家,专家据说已经百岁高龄,皮肤却细腻如婴儿,专家自称是生物、医学领域的大拿,在国家科学院低调做研究,因为近期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才不得不在公众面前抛头露脸,只为给民众一个科普。

  “其实没有网络上说的那么神乎其神,什么超人,外星生命,灵气复苏,都是一些无稽之谈。”专家一口浓重瓯语口音。

  “经过专家组的研究,在那些恐怖分子体内检测到了一种全新病毒,这种病毒会让人体产生变异,让部分动物也产生变异。身体的免疫系统能承受这些病毒侵害,从而获得些匪夷所的力量,部分群体无法免疫,就会神智错乱疯狂攻击身边的人。”

  是朱家的半神

  张元清在脱掉那鞋子,换上棉拖,走向客厅电视台的主持人听完,配合着问道:“请问这是什么病毒呢?”

  鹤发童颜的专家摇头道:“不确定,是新型病毒,唯一能确定的是,它是人工培育的病毒,至于病毒源自哪目前还没有查明。”

  主持人连连点头,最后看向镜头家组:“谣言止于智者,希望大家理性看待此事,沉痛哀悼同胞。”

  张元清在外公身边坐下,发现老人表情极为凝重,并透着深切的忧虑,并没有因为专家的科普而松懈。

  他心里一动,故意说道“外公,您别担心,这就是个病毒,只要研发出疫苗就没事!”

  外公冷哼一声:“你懂个屁!”

  他扭头审视外孙,“没受伤吧?”

  张元清活动了一下筋骨:“我能有什么事?那些病毒人刚制造恐怖袭击,我和关雅就进些入安全屋了。”

  外公满意点头,拿起烤瓷杯开去阳台边接水,温水汨汨的注入,瓷杯的响声里,张元清清晰的听见外公的声音喃南自语:.“这些人怎么敢?”

  听到这进话的张元清既意外,又不意外,治安员维护社会秩序参与各种恶劣案件的第一线,对灵境行者的存在不可能一无所知,包括表哥在内。

  当初平泰医院恐怖袭击事件,表哥陈元均就曾接触过邪恶职业。

  作为上一个世纪警苌,外公肯定也接触过灵境行者,知道有一群超能力者存在也知道这些家伙受制于道德值,所以有些疑惑。

  朱家半神洗脑,对于意志力坚定人似乎不太管用,或者,反复科普才能见效,现阶段来说,灵境行者的和存在,能瞒就瞒,瞒不住的话公开也无所谓了。”

  张元清暗想值此存亡之际,谁还在灵境行者的存在暴露与否。

  十几分钟后,厨房里忙碌的声意停止,外婆和小姨捧着餐盘走出来,摆了满满一桌的美味。

  外婆一边摆碗筷,一边催促“你俩赶紧洗手,准备吃饭!”

  外公和张元清更起进了洗手间,餐桌上张元清下筷如飞,风卷云残,用行动表达自己对外婆手艺的怀念。

  外婆很满意,说:“不是让你带关雅一起回来吗,她人呢。”

  “她被家里人接回京城了,说松海不安全。”张元清随口敷衍着:“本来也想接我走,但我舍不得外婆。”

  眼角有泪的可爱小姨橫他一眼,张元清把脑袋靠过去“当然还有小姨,脑袋还没挨着回小姨的的香肩就被外婆伸手截住,一把推开。

  外婆忧心忡忡说“我听说就京城没事,这病毒的疫苗还没研发出来,说不定过阵子又开始传播,你要是能跟着关雅去京城也是件好事。”

  “你们晓得,感染者都有超能力把一栋楼推平,松海高楼大厦这么多,推一栋就死一片,躲都躲不开。”言语间对这个世道,很不满。

  道德值消失中时间不长,外婆家的小区虽然高档,但比起松海真正的家,差了不少,邪恶职业目标是银行,治安署和富豪区,这片小区很幸运没有被波及。

  “外婆,别担心了,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张元清安慰道。

  等你外孙成为太阳之主,拯救世界吧。

  外公冷哼一声,“高个的都躲安全屋去了,谁来顶?”

  外公这种愤世妒俗的退休警苌,怎么生出舅舅这样滑头的虚空职业,是头舅舅变异了还是舅舅不是外婆外公亲生的

  张元清心里吐槽,他插开话题“外婆,我表哥呢?”

  “他都好几天没回家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整个松海的治安员都得加班,你舅妈天天去治安署给他送饭。”外婆的语气极为不满。

  不知道是不满孙子辛苦,还是不满舅妈抢了她送饭工作。

  康阳区治安署。

  大型会议室里,陈元钧带着十几名文职,在堆积如山的文件里沉浮,每个人都目光呆滞,黑眼圈严重。

  翻阅档案的速度缓慢表情呆愣,外面办公区,同样有大批技术员加班加点的恢复数据。

  在几天前的灾难里电路监控系统和治安系统都遭到了邪恶职业的破坏,松阳区治发安署也遭受了邪恶职业的袭击,付出较为惨痛的代价后,终于在特殊行动组官方行者的协助下击毙了敌人,但治安署也遭受了极大的破坏,其中,电子档案遭受了严重破坏。

  治安档案是记录治安员行动、各类案件的原始凭证,是司法和刑侦基础依据,至关重要,好在治安署地的档案库没有被波及,可以根据纸质档案重新归纳,整理出新的电子档案。

  当然,特殊行动组的技术人员,也在努力的都的恢复电子档案。

  陈元均放下纸质档案疲惫的捏了捏眉心,他熬不住了打算休息下。

  除了恢复档案,他白天还走访了康阳区的受害者家属,以及认领尸体、维护秩序等工作,早已身心俱疲。

  这时技术员推门而来,喊道:“帮忙找一份档案编号是924589。”

  文职人员根据编号寻找档案,几分钟后,一名女文职语气诧异道:“没有啊?没有这份档案。”

  “没有?”技术员更诧异,“这怎么可能,没有纸质档案的话,我们恢复的电子档案是怎么回事?”

  本来打算回办公室休息的陈元均一听,顿住步伐,皱眉道:“这份档案怎么了。”

  技术员的答道:“是这样的,陈队,我们恢复了一份档案,但残缺不全,所以想找纸质档案对补完,没想到纸质没有。”

  身为经验丰富的治安员,陈元均立刻听出猫腻,这种情况常见于治安员对犯罪分子的包庇。

  他正了正脸色打起精神,带我去看看。

  W9开头的档案,对应D时间是2019年,也就是三年前,间隔不年远。

  离开会议室,陈元均跟着技术员来到办公区,在电脑前坐下。

  技术员指着电脑界面:“就是它。”

  陈元均定睛看去,这是份点失踪人口档案表,表格支离破碎,只显示最上头信息。

  姓名:雷一兵。

  性别:男。

  年龄看

  下面的籍贯、外貌特征、最后露面地点、失踪时间等都是乱码。

  陈元均看着这份残破档案血液缓缓凝固,一股难从形容的凉意涌上心头。

  “雷一兵,在三年前就失踪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newap.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newa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