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3 章(bug)_绝色
笔趣阁 > 绝色 > 第 63 章(bug)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63 章(bug)

  微博这件事追溯起来,可能要从孙晨颖看到穆媞开黄艺璋送给她的车开始。

  后来穆媞上了家乡味,她也渐渐地开始关注穆媞,这期间,她认识了娱乐圈难得的老实人朱桦,因为朱桦在圈里暖男人设的缘故,她借着他炒了一段恩爱情侣。

  微博这件事说到底也是朱桦开始的,朱桦是真的出轨了,只不过对象是朱桦的初恋。

  东窗事发,一个想要保护初恋,一个想要搞穆媞,两人最后竟然意外地和平分手,在网上演出了这一段。

  酒店的经理是孙晨颖的好友,关于视频和酒店记录,全都可以做假,她还顺道从一个朋友口中得知穆媞和江家的关系,索性一起推上了微博。本以为这件事能这么天衣无缝地过去,但孙晨颖没想到,穆媞的后台这么强大。

  穆媞和花知也回国的时候,意外地觉得空气特别新鲜,当初出国时,她心里乌云密布,闷得喘不过气。

  花知也没有同她一块出去,小马从工作室里派了车出来接她,穆媞刚从里头出来,迎上大家的视线,便被重重包围了起来。

  有粉丝,也有记者,在保安和粉丝的保护下,穆媞以龟速离开了机场。

  才刚上车,她便摘下脸上的眼镜,对身边的小马张开手,撒娇的语气问了句:“想我了没有?”

  小马听后立马上去和她拥抱在一起。

  “没见你瘦下来啊,这几天玩得好吗?”小马抱完整理了一下穆媞的头发,看着她的脸,自己把问题回答了:“挺滋润的,看来过得不错。”

  穆媞摆手:“还行吧,挺开心的。”

  她说完转头看小马,撅着嘴说:“但想到可能接下来有大把的工作,突然不开心了。”

  她说完长叹一口气:“啊!想被花知也包养,每天就在家等她回来。”

  小马听后啧啧啧了几声,摇头道:“当初我谈恋爱,不知道谁跟我说,不要因为爱情荒废了工作。”

  穆媞对小马吐舌,突然伸出手放在小马面前,正面三秒反面三秒。

  穆媞手上的戒指,小马在见她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不过他不太在意,还以为是穆媞在某个地方买的纪念品,但穆媞这么炫耀了。

  小马:“这是?”

  穆媞笑:“你随便猜猜。”

  小马:“花知也求婚了?”

  曾经嫌弃求婚场面的穆某媞,此刻十分骄傲地点头,乐滋滋的:“是啊。”

  小马:“你答应了?”

  穆媞再次点头:“是啊。”

  小马看着面前的穆媞一圈一圈地转着戒指,想着自从穆媞和花知也在一起之后的状态,犹豫了几秒,还是问了句:“你和花知也是认真的?”

  “是啊。”穆媞转头看小马:“怎么了,你什么表情?”

  小马摇头,由心一笑:“没什么,祝福你。”

  “和花知也在一起吧,就有一种感觉。”穆媞仰头想了想,继续道:“觉得这辈子就是她了。”

  她说完,噗的一声笑出来:“好土啊。”

  小马听着也跟着笑,他把包里的平板拿出来,把话题转到了工作上:“你应该算是因祸得福了,你不知道,你出事那几天,好多人之前谈过的合作联系我,问我什么情况,听起来是想要换人的意思,现在。”小马说着呵了一声:“可以说是非常客气了,好声好气。”

  小马继续:“你因为这事名气高了很多,所以你要准备准备,接下来可能会更忙。”

  穆媞懒懒地哦了一声。

  花知也上次给小马的时间是一个礼拜后,现在才过了5天,穆媞因此多拿了两天的假期,花知也这次回来,也堆积了一些工作,下飞机后便去了公司。穆媞从机场被小马接到工作室,录了个之前没来得及录完的视频后,便回了家。

  到家正好是饭点,她开门进去便闻到了一阵饭香,走到厨房看,果然是阿姨在里头。

  穆媞从桌上偷了块肉丢到嘴里,擦擦手后站在了厨房门口。

  “阿姨。”

  正在煮汤的阿姨闻声转头,见到是穆媞,脸上立马堆满了笑意:“你回来啦。”她舀了一勺锅里的汤,吹了吹,尝一口道:“回来的刚好,可以吃饭了。”

  话音落,穆媞便看到另一头穿着拖鞋走过来的花知也,见到来人,她本想和阿姨聊天的话也咽了下去,转身跑过去直接跳起来挂在花知也身上。

  花知也因此向后退了几步。

  “最近怎么老喜欢这样?”花知也扶着她的要,让她下来。

  穆媞笑着把腿从她身上拿下来,在她侧脸吧唧一口:“见到你开心啊。”

  花知也一副行了的表情,拍她屁股让她过去坐好。

  阿姨端汤出来见到的便是穆媞凑在花知也身边亲她的画面,吓得手一抖,差点把汤给撒了。

  她把饭盛好后,三个人便默不作声地开始吃饭,这期间,穆媞注意到阿姨频频把目光落在她身上。

  等到饭后,她陪花知也在客厅看了会儿电视,便溜到了厨房。

  阿姨正在擦灶台,穆媞手里拿着颗苹果,边啃着,边走了进去。

  “阿姨。”穆媞在她身后喊她。

  阿姨闻声,转头看穆媞一眼,笑了起来:“怎么了?”

  穆媞直接了当:“你刚刚吃饭一只在看我啊。”

  阿姨不好意思地笑了声,手里刚刚拧过的洗碗巾,又丢进了池子里。

  “你是那个明星穆媞吧?”阿姨问。

  穆媞疑惑:“哪个明星啊?”

  阿姨听穆媞没有承认,犹豫了片刻,鼓起勇气又说:“我女儿看一个电视,我在上面看到一个明星,和你长得很像,我女儿说她叫穆媞。”

  她说完,把手机拿了出来,点开微信女儿的聊天记录:“就是她,她是穆媞。”

  阿姨说完,又看了穆媞一眼。

  “是有点像。”穆媞蹙眉认真思考,甚至用手点击,把图片放大:“还真有点像。”

  阿姨嘿嘿一声:“不是你啊,我还以为是你呢,还想跟你要个签名给我女儿,她很喜欢这个人。”

  穆媞噗的一声笑出来,问:“阿姨,你说她好看还是我好看?”

  阿姨听后想了想:“你们长得一样嘛,我觉得一样好看。”

  穆媞哦了一声,又问:“你家人知道你在花知也家工作吗?”

  阿姨点头:“知道,我有给她们这儿的地址和花小姐的电话。”穆媞又问:“她们知道花知也的名字吗?”

  阿姨摇头:“不知道。”

  穆媞又哦了一声。

  离开厨房后,穆媞回到客厅,把刚才和阿姨的对话告诉了花知也,花知也听着失笑:“你就这么逗阿姨玩?”

  穆媞吐舌:“玩笑嘛。”她说完问了句:“你和阿姨有没有签什么保密协议啊?她会不会把在家里看到的事说出去?”

  花知也点头:“签了,阿姨不会乱说的。”

  穆媞放心地点头:“我一会儿要出门,你帮我要一下阿姨家的地址把,我偷偷给她女儿寄签名照。”

  花知也疑惑:“出门?你晚上有工作吗?”

  穆媞摇头:“不是,一些朋友找我,知道我回来了,要见我。”

  花知也:“什么朋友?”

  穆媞:“肖玲那些人,你不认识。”

  花知也沉默了几秒,嗯了一声。

  穆媞这一走,就是好几个小时。

  这期间,花知也没给她发微信,也没给她打电话,没人催,穆媞便肆无忌惮地直到凌晨两点才回来。

  她蹑手蹑脚地回房,却发现花知也不在房里,她又开门出去,走了两步,看到花知也正坐在那个小房间里写字。

  穆媞隐隐觉得有些不妙,不动声色地退了几步回到房间,用漱口水好好漱了口,甚至想拿香水盖住身上的味,但担心混杂的味道太奇怪,只好作罢。

  她弄好后出了房间,走了两步看到花知也后佯装惊讶地问:“你怎么还没睡?”

  花知也稍稍抬头,又低下,继续写字:“等你回来。”

  穆媞心里咳咳,脱了鞋走进去,在花知也面前坐下,隔着一个桌子静静地看她写完手上的一句。

  就在花知也要继续写下一句时,穆媞忽然伸手,握住了她的毛笔。

  花知也偏头看她:“嗯?”

  穆媞蹙眉,认真地问:“我觉得,你好像在生我的气。”

  花知也听后低声笑了:“没有。”

  穆媞放开手,花知也举起毛笔,却没有要继续写的意思,最后还是把笔放下。

  “只是有点睡不着。”她说着,把刚刚写字的那张纸对折:“索性出来写写字,顺便等你回来。”

  穆媞半信半疑地啧了一声,斜靠着桌子,用手撑着脑袋:“你晚上都没有找我,你怪怪的。”

  花知也再对折一次,抬头对上穆媞的目光。

  “有点难受吧。”她说完这话,似乎松了口气:“你的朋友我一个都不认识。”

  穆媞听后扬眉:“你想认识吗?”

  花知也:“不想。”

  “是啊。”穆媞笑着耸肩:“你和他们不是一类人,玩不到一块的。”

  花知也重复穆媞的话:“是啊,玩不到一块。”

  穆媞突然一顿,倒吸一口冷气:“花知也,你不会是在想,我们也不是一类人,现在在一起只是新鲜感,等以后久了,会发现没有话题,不能相处吧?”

  花知也还没回答,穆媞突然又说了句:“不行啊,不能有这种想法。”

  花知也笑:“没这么想。”

  她说完,到一旁的洗水池把毛笔洗了挂好,穆媞见状,帮忙把桌子整理干净,花知也走过来,伸手拉着穆媞,从地上起来。

  穆媞还是有点不罢休,回房间的路上,勾着花知也的胳膊问了句:“现在还难受吗?”

  花知也摇头,摸了摸穆媞的脑袋。

  “可能是最近太闲了,人闲下来,总喜欢伤春悲秋。”花知也转头问穆媞:“这话你听过吗?”

  穆媞摇头:“没有。”

  花知也:“我也没有。”

  穆媞愣了一秒,接着哈哈大笑起来:“花老师,你缓解尴尬的方式,也太尴尬了吧。”

  穆媞因此跟着笑了一路,花知也关好门后她终于停下来,搂住花知也的肩膀,唤她:“花老师。”

  穆媞:“我感觉你好像是吃醋了。”

  她这话落下,花知也的脚步停了,穆媞跟着,也停下了脚步。

  两人对视了几秒,花知也突然对着穆媞笑了起来。

  穆媞见状,捂住了胸口,嘴里不忘调戏道:“花老师笑起来好好看,心动了。”

  花知也伸出手戳了一下穆媞的脑袋,继续往里走。

  “所以。”穆媞跟上:“真的吃醋了啊?吃谁的醋啊,肖玲还是我其他朋友?”

  花知也听着又停了下来,站在穆媞跟前看着她。

  “应该是一种占有欲。”花知也解释:“之前从来没有过,你告诉我要出门,我就开始难受了。”

  穆媞听后啧啧了两声,抬头捧着花知也的脑袋,对着她的唇一吻:“你一本正经解释这种事,真的太迷人了。”

  穆媞含情脉脉地看着她,说了句:“怎么办?想上你。”

  花知也伸手戳她的脑袋:“一天到晚想什么。”

  穆媞扬眉,乖巧的样子问:“那以后,我还可以出去玩吗?”

  “可以。”花知也说:“我尽量控制我自己。”她说完敲了敲穆媞肩上挂的包:“不过,你自己注意点,不要出个门,惹一身花回家。”

  穆媞乖巧地摇头:“放心,不会的,我只有你这一朵花。”

  她说完勾住花知也的下巴:“有你这么好的对象,我还看得上谁啊。”

  花知也低头把穆媞的手拿开,拍拍她的脑袋:“好了,去洗澡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newap.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newa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