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第112章_我在西北建绿洲
笔趣阁 > 我在西北建绿洲 > 112.第112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112.第112章

  第112章

  进了水桥村,因为提前打了电话,加上白雨宁三人这几天都只是在入户走访,所以都在村子里。

  这会儿正好快到了吃饭时间点,村里家家户户的天空上都是炊烟袅袅,除了扶贫小组所在的院子。

  “白干部,这就是自家腌的咸菜和辣椒酱,煮粥吃青稞的时候就个饭夹个馒头什么的,可千万别嫌弃。”

  白雨宁接过咸菜瓶子,笑道:“怎么会呢,何婶子,我们三个都是爱吃辣的,就好这口辣椒酱。”

  何婶子闻言十分高兴,连连点头:“好,你们吃,吃完了我再给你们送。”说完就开开心心的扭头往家走。

  白雨宁笑着目送对方离开,不时还接过几把豆角,几个茄子之类的,正是现在丰收季节的蔬菜。

  恰巧这会儿,路口一户人家的木门打开,一名上了年纪,弯着腰,杵着拐杖的老人跟许多多走出了门:“……奶奶您放心,您反映的女儿不养老,不管您,不给钱的问题我们一定会多加关注,不过这个贫困补助是有发放标准的,这个我得回去看看您家的资料。”

  “你这个女娃娃咋这个样子,我个老太婆又不会骗人,我家都这种情况了,比老驴子他家还要穷,政府怎么就不给我家发钱?”老人不让许多多走,挥舞着拐杖,胡搅蛮缠道。

  在院子里的老人儿子听到这话,气冲冲的从院子里出来,护着老人就开始嚷嚷。

  “我奶年龄这么大了,伱们还这么吵吵她,咋的,是干部就可以欺负人了……”

  白雨宁看到这边的情况,立马放下手中的东西,朝着那边小跑过去。

  还在村政府没有走的陈五叔和村支书听到动静后,也是速度非常快的走了出来,看到是那个经常闹事的人后,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放慢脚步,磨蹭着朝那里走过去。

  车子里,因为开着车窗,风中带来了只言片语,自小在城市里长大,还没见过这种家长里短和各种吵架调解黄雨薇瞅着感觉挺有意思,忍不住探出头兴味盎然的看热闹。

  陈沐撇了一眼,看着某人脸上的表情,有些无奈。

  但还是特别贴心的停在了能看个清楚,听个明白的位置,让她可以看个够。

  那边人还在争吵着。

  老人儿子的嗓门大的很:“别光说看资料看资料的,这句话从前几年到现在,天天说,人人说,补助就是下不来,我看你们这群干部就是故意不给我家。”

  “柱子,别瞎说,你们家里的条件根本不符合规定,怎么可能给你发放扶贫补助。”陈五叔气道。

  这边还没说完呢,那边的老人又在一旁抹起了眼泪,看起来那叫一个委屈:“我想我家两个闺女了,她三就是个没良心的,不回来看我,也不给我钱!”

  “奶奶,这事我们会跟您的女儿取得联系,劝她们回来……”

  老人一把握住许多多的手,哭的老泪纵横:“闺女,我饿啊,那三个就是个没良心的,这么久了都不回门,大过年的连衣服都不给我洗,这是巴不得让我老婆子去死啊!”

  车上的黄清微闻言,脸上浮现些纠结和同情。

  农村一般没什么打发时间的,所以这种吵架来吵架去,东街场西街短的正是村民们的热爱,但附近几家听到这边的动静后,却也只是掏出头看了看,然后嫌恶的撇撇嘴,然后又回了家。

  十来分钟后。

  黄清微听着那些颠来倒去的劝解话,很快就觉得腻歪起来,她伸回脑袋,有些无聊,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陈沐瞅了她一眼,笑了:“是不是觉得挺没意思的。”

  “嗯。”黄清微蔫蔫回答,不过想起老人衣着破旧,不断抹着眼泪的可怜的模样,又想起那个腿脚好像有点瘸,但还是维护老人的老人儿子,她忍不住坐直身子,想了想,说道:“陈沐,那个老人看着好可怜,她说自己三天没吃东西了,你带我去买点米面给她送过去好不好。”

  陈沐看着这个善良的姑娘,心头一暖,但还是摇头说道:“不行。”

  “啊?”黄清微惊讶出声。

  她的表情非常好懂,脸上明明白白挂着“你好没有同情心”的字样。

  陈沐微微摇头,张口解释道:“这家人情况很复杂,没那么简单。”

  他正要细细说个怎么样的复杂时,就看到劝解没劝解出什么结果的许多多善心大起的跑回了他们住的院子,搬出了这几天村民送他们的蔬菜和小半袋面粉。

  白雨宁则是帮忙给老人家里的水缸打满了水。

  陈五叔见此叹了口气,一把拉住还想要帮忙做饭的许多多,厉声喝道:“何家婶子,都到饭点了,该做饭做饭,该吃饭吃饭,还在门口聚着干嘛,要不要把村里的戏台子让给你们,你们上那吵去?!”

  老人儿子还不乐意,还要嚷嚷。

  陈五叔直接怒了,一双眼睛嗖的看向他这会走路蹦跳都挺灵活的双腿,怒道:“柱子,看来这一吵,你这腿是吵好没毛病了啊!”

  “额!”还要吵架的柱子顿时气结,嗫喏几句,然后扶着老人进了院子,“啪”的一声关上门。

  陈五叔看着没有让村干部陪同入户拜访的许多多,有些生气,语重心长道:“水桥村的情况有点特殊,有些事情在资料上也不能写的太清楚,你们下次再拜访时,记的和村里干部一起,省的再出这种类似事情。”

  看到闹剧结束了,陈沐扭头看向黄清微:“走吧,我带你过去休息。”

  “嗯。”

  “你要是喜欢看热闹的话,这里的热闹非常多,绝对能让你看个够,看到不想看。”

  “啊?”黄清微有些不懂,但还是点点头,把在保安族饭店点好的饭菜拎下了车。

  陈沐则是搬下那两个大大的行李箱,然后推着去了白雨宁三人住的院子跟前。

  此时的陈五叔和村支书还在院子门口没走。

  “牛干部呢?”

  “他去地里确定每家每户对青稞来年的播种情况了。”

  “唉,白干部,等下你们三个还要生火做饭,麻烦的很,要不就来我家吃吧。”

  “谢谢支书,不用了,今天有人帮我们带饭。”

  行李箱在石子路上咕噜噜的响声由远既近,白雨宁看到并排而来的两人,笑道:“这不,带饭的人来了。”

  陈沐笑着打招呼:“五叔,李三叔。”

  陈五叔一扭头,就看到俏生生站在陈沐身旁的黄雨薇,眼里顿时一亮,直接问道:“小沐,这位是?”

  黄清薇脸颊微微泛红,不自觉的看了一眼陈沐。

  陈沐干咳一声,不好意思道:“游客,游客!”

  看到他这模样,陈五叔直接明白过来,一拍大腿,虽然碍于身份不好再问,但也是十分亲切的模样。

  “游客好啊,女娃子,要是陈沐欺负你了,你就来找我陈五叔,我给你揍他。”

  “五叔。”陈沐有些无奈。

  李三叔看到这一幕,摇头笑笑:“行了,这会正是吃饭点,咱们两个老家伙堵在门口,人家还怎么吃饭,走吧。”

  说完又看向白雨宁和许多多:“白干部,许干部,那我们就先走了。”

  白雨宁拦了一下:“陈村长,李支书,下午说的关于对村里人种植果树意向一事,咱们这几天最好是开个会,现场会议讨论,省的过了最佳种植时间。”

  陈五叔想了想,说道:“开会可以,但现在是青稞收割季,上午下午正是农忙时候,只能中午开会。”

  “行,那就定在明天中午。”白雨宁拍板做了决定。

  待两人走远后,几人才进了院子。

  映入眼帘的就是四串挂在上方屋门前的辣椒串。

  院子两旁地上垫着肥料袋子,袋子上晾着一团团长豆角和还没脱荚的大豆,院子里的水缸上面,竹竿上面也都挂上了一串又一串的长豆角,偶尔还能看到不少长把紫茄子。

  黄清微瞪圆了眼睛。

  这么有生活气息的院子她还只在电视上见到过。

  白雨宁接过箱子,拉过黄清微的小手,朝着刚给她收拾出来的屋子走去。

  陈沐摸摸鼻子,拎着刚才从黄清微手里接过的饭菜,问道:“这些东西给你们放在哪里?”

  “哦哦。”许多多这才反应过来,把靠在墙边的桌子摆开,又拿了几个碗和盘子放在桌子上。

  陈沐把打包的手抓羊肉,碗菜,麦仁杂碎汤,清水煮鸡,青麦包子,和他调得蘸料等几样食物一一放到桌子上。

  恰好这时,去地里查看青稞产量的牛家旺也进了家门,跟陈沐打了招呼,又看到这些好吃的后,自觉的洗手进了厨房拿出碗筷。

  因为土族讲究饮食卫生的习惯,所以虽然院子里住的是一个土族人,两个夏族人,但他们的碗筷还是三种颜色花纹,并且每个人都是专用自己的碗筷,绝对不会混用。

  他把碗筷按照花纹和平常各人做的位置一一摆放,然后又拿出两套客用碗筷,正要摆放时,陈沐连忙制止说道:“家旺哥,不用了,我和清微都吃过了。”

  想起车上还放有几个大西瓜,他想了想,决定给他们搬过来。

  许多多正给院子里的豆角翻面,准备晒成干豆角,牛家旺看着这么多的豆角,脸都要青了。

  他们土族本来就是只吃少量绿色蔬菜,豆角更是几乎不碰的那种,所以一看到这样东西,闻到这股味道,牛家旺是真扛不住。

  他青着脸问道:“咋又来了这么多的豆角?”

  “村里人送的。”许多多无奈答道。

  “这也太多了吧!”

  许多多也愁着脸:“那能咋办?村子里的每家每户都在自己家里或者是院子外头开了一片小菜地,每次过去都要给摘把,晚上在院子里看到了也会送把,拒绝也拒绝不了,不晾着还能咋办,总不能都扔了吧。”

  尤其是这两天上门时,碰到孤寡老人和贫困户时,他们都会上手干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那些人为了感谢,自然是有事没事的就给他们送些自家地里种的新鲜蔬菜。

  对于这种他们还不好拒绝。

  总不能看着一个颤巍巍的老人递过来一把菜时,他们再给人塞回去吧。

  扔更是不能扔!

  他们还要在这展开工作,把人好心送来的菜全给扔了,让村里人知道了该怎么看他们?

  屋子里。

  黄清微自己铺着床,白雨宁帮她收拾着,不过十几分钟,两人就互相亲亲热热的叫起了彼此的名字。

  “清微,你和陈沐是什么关系啊?他看着对你非常在意。”白雨宁从院子里接来一盆水,好奇问道。

  黄清微红着脸,低声呢喃:“就是游客和导游的关系了。”

  “哦,懂了,原来是我这个老同学是只大色狼,见色心起哦。”白雨宁拉长了语调,调侃道。

  但心里还是啧啧称奇,之前还以为有想追人的女生只是推辞而已,没想到居然还真有啊!

  看着黄清薇漂亮的脸庞和姣好的身材,白雨宁不得不感慨句:自己这个老同学还真挺有眼光。

  黄清微听到两人是同学后,红着脸凑过去,问起了一些东西,不一会,两人之间不时就扬起窃笑声。

  ……

  这会儿,挺有眼光的陈沐刚打开后备箱,正要抱西瓜下来,就听到电话响了。

  “喂,木头,你这个林场主又不务正业的跑哪浪去了?”张子正带着些无奈的声音传来。

  陈沐哭笑不得:“你来找我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我这会在其他地方,你要是不忙就得我会儿,我尽快赶回去。”

  “行吧,你尽快回来。”

  挂断电话后,陈沐也不耽搁时间,开回几趟,抱了六七个西瓜给给放到了院子里。

  白雨宁摇头打趣:“老同学,我来这这么久了,你除了请我吃了个接风宴后,再也没来过。”

  她看向刚换了身衣服的黄清微,调侃道:“到了清微身上情况就又变了,这人还没到呢,你就又是提前过来帮忙打扫她要睡得屋子,又是送水果的。是我落伍了?这年头的游客和导游之间的关系都这么好了?”

  许多多看着脸颊红扑扑的黄清微也插话附和打趣道:“对啊,陈沐,我遇到的导游都是想办法坑我钱包的,还从来遇到过你这种这么好的导游,来,跟我介绍下,告诉我去哪能找到这种好导游?!”

  “哈哈,天下只此我这一个,别无分号。”

  黄清微嘴上说的厉害,但真到实际情况时,那就直接害羞的成了株含羞草——

  只敢羞涩的低着头,完全不敢大喇喇面对。

  “清微,林场那边找我有急事,我得赶紧过去,班长,清微就麻烦你多照顾了。”

  “知道了,我一定会帮陈导游好好照顾他的游客的。”白雨宁最后打趣一句,然后送人出去。

  黄清微也连忙跟上。

  三人走出院子,白雨宁突然说道:“陈沐,村子里这段时间对你只带游客去藏族村子,不带人来自己村子这事非常不满意,尤其是打听到游客接待费用后更加不满了。这两天去走访时,都在说他们的屋子一样破烂,但你就是心狠,不愿意带他们挣钱。”

  黄清薇刚来,对这个完全不知道,所以只是乖乖听着,并没有插嘴。

  闻言,陈沐撇撇:“农家乐需要卖点,这里有什么可以招揽游客过来的卖点么?”

  “这点我们都知道,也会跟他们解释的,不过你也得做好心理准备。”

  至于是什么心理准备,白雨宁却并没有说出口。

  请收藏本站:https://www.newap.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newa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