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回_变身之异界女王传
笔趣阁 > 变身之异界女王传 > 第三百六十七回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六十七回

  “你怎么了,陛下?”

  许久,一身礼服的米勒才走了过来,问向呆呆站立在阳台的弗鲁西斯。

  “朕……”

  弗鲁西斯一想到刚才阿特鲁那冷冷的话语,心中便是感到一阵不适,可是,他明白,自己那句话的确说得很不对。怎么可以说出璐璐安早已和多人发生关系的话来?不,他明明心里对璐璐安只有怜惜和疼爱,没有丝毫的鄙夷才对!不过那样的话,若是真的让璐璐安听到的话,会让她多伤心?

  天啊,自己怎么可以因为一时冲动,而口不择言,说出那种话来?即使璐璐安本人没有听到,弗鲁西斯也感到自己实在不可原谅!

  只是,让他就这么放弃对璐璐安的喜爱,然后去祝福璐璐安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那也实在是强人所难。

  “米勒,帮朕一个忙。”

  弗鲁西斯看向米勒。

  “什么事情,请陛下尽管交代吧。”

  毕竟是多年相处的挚友,米勒光是听到弗鲁西斯的语气就能知道此事一定是对弗鲁西斯而言万份重要的。

  “替朕……好好的调查璐璐安身边的那个黑发的男子,阿特鲁。”

  “没有问题。”

  米勒低下了头,毫不犹豫的答应道,在他看来,这样的命令再合理不过。毕竟璐璐安贵为圣女,如今又早已成为真个大陆都传颂的“活神话”,她身边的人都应该调查清楚底细,绝不能混入任何不轨之徒。

  宴会还在继续。

  璐璐安支开安等人,让她们好好的享受一下这个奢华高档的晚会,而自己则端坐在一张餐桌面前,慢慢的享用她的美食。其实,光是她坐在那里小口小口的吃着点心,就已经是众人眼中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了,没有人愿意过去搅乱这幅美景。

  但是,最终还是有人忍不住走了过去。

  却是个女子,那是一身淡蓝色礼裙的高挑女子,薇洛妮卡。

  “恭贺你为这个大陆赢来了和平。”

  薇洛妮卡举起了高脚杯,向璐璐安露出了礼节性的笑容。

  “不必如此恭贺我一个人,这也是全军上下齐心协力的结果。”

  璐璐安端起盛满果汁的杯子回答道。

  “没有你一个人的话,即便再搭上更多的将士们,也绝无可能有今日的胜利呀。”

  薇洛妮卡目光深沉,两只玻璃杯碰撞在了一起。

  璐璐安看着薇洛妮卡的目光也颇有别意:她知道,据说薇洛妮卡自幼就与王后希丝卡交情匪浅,虽然在贵族圈里,不能完全按照“敌人的朋友也是我的敌人”这种思想来简单判断敌我,但不管怎么说,王后希丝卡和自己这个梁子是肯定结下了,她没有必要对王后的朋友有什么好的脸色,虽然她也听说薇洛妮卡这个人的能力还是很强的,不过这种交情跟才能没有直接挂钩。

  “……不说这些吧,薇洛妮卡小姐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璐璐安嘴角挑起一丝冷笑,直白的问道。经历过战场的人,很不喜欢和别人绕弯子,况且以璐璐安现在的身份和地位,她也没有必要去在乎别人的感受了。薇洛妮卡既然是王后的好友,那么如果是想要为王后求情的话,她会立即反驳薇洛妮卡。

  “你变了很多,跟初次相见的时候比较的话,果决了不少。”

  薇洛妮卡并没有直接回答璐璐安的话,而是仔细的端详着璐璐安,说出了她的感想。

  “是吗?”

  璐璐安作为本人来讲,根本不会过多的在意自己有什么内里变化,但是她并不反驳薇洛妮卡的说法:“也许是因为经历了太多战事的缘故吧。”

  “……王后希丝卡,她现在依旧被陛下幽禁在冷宫中。”

  薇洛妮卡说道。

  来了!璐璐安抬了抬眼,脸上的表情明显变得不悦了起来,她刚想开口说“那是陛下与王后之间的事情,我不想插手”,薇洛妮卡却抢先说道:“其实以她的所作所为,就算是要她以死谢罪,都是合情合理的,但你却没有那样做。”

  “……她是弗鲁西斯陛下的妻子,犯了错自然应该惩罚,但要如何处置,当然还是要弗鲁西斯陛下自己去拿定主意。”璐璐安言道。

  “如果你还是以前那位璐璐安小姐的话,恐怕绝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一定会不遗余力的给陛下施压,让群臣建议陛下处死王后,然后迎娶你为新后。”

  “你想说什么?”

  璐璐安冷冷的扫了薇洛妮卡一眼,从个人情感来讲,她对这个女子没有丝毫的反感,甚至还比较赞赏她的能力,她麾下的独立剑士联队战斗力也颇为强悍,是一支劲旅,虽然璐璐安直接指挥的次数很少,但使用起来得心应手,指到哪儿打到哪儿,绝不含糊。可是,现在薇洛妮卡这样绕来绕去的讲话,她就不喜欢了,要做什么应该痛快一点,毕竟她和薇洛妮卡两个人都是上过战场的将领。

  “我只是想说,我并不想与王后撇清任何干系,毕竟从出生到长大,我们之间就是最好的闺蜜,她作出了大逆不道的事情,我虽然没有参与,但我依然是她的好友。不过,还请圣女殿下放心,无论她要做什么针对你的事情,我都不可能赞同罢了。毕竟,在我看来你不是以前那位璐璐安小姐,而且我能感觉到你对弗鲁西斯陛下也没有那种爱恋的心意。”

  “说得好,如果是要特地向我表明你的态度,我可以接受。”

  “只不过,还有一个事情,我想告诉你,哪怕你是圣女,当你的威望高于国王陛下,而你又不是国王陛下的妻妾身份的话……迟早,会发生变数。”

  功高震主,从而引发统治者的不满,这是极其常见的事情,古今中外,人类的历史上总是重复着这样的政治事件,璐璐安自然明白。

  “你放心,战争已经结束了,我这个圣女的使命也可以说是完结了。过一段时间我便会卸下所有的军事大权,然后去找个远离首都的僻静地方居住,当然,也有可能直接去环游整个大陆,见识一下这个世界的各处风光。”

  璐璐安说道,其实这是数年前,她穿越过来以后,最早的愿望。如今一切都已完结,她的愿望也该是可以实现的了。

  “……”薇洛妮卡没有继续说下去,看着璐璐安,她很想说,如果你真的没有考虑嫁给弗鲁西斯陛下的话,那么,很难说会发生别的事情。以璐璐安的身份、能力,难保不遭到各个国家势力的觊觎,就算她想抛弃一切军政,也不可能这么简单脱身。不知怎么,她并不希望看到这个看起来娇嫩得跟还未满十五岁的少女一样的女孩以后会变得越发的抑郁。因为眼前的璐璐安,很明显不是以前那个令她厌恶的璐璐安。

  反观她那位自幼的好友,希丝卡做的事情确实不对,但以她的立场,她又不可能什么事情都不做,眼睁睁的看着璐璐安在全国人民心目中的地位日益提升,在弗鲁西斯陛下心中占据的分量也越来越大。作为王后,作为妻子,作为女人,她都不可能就这么选择观望态度。所以说,希丝卡动手了,结果遭到了如今的惨败,这是注定的,毕竟希丝卡那个家族,自幼对女孩的教育就注定了这样的后果。

  宴会一直持续到了深夜。

  ――――

  鲜少有人注意到,宴会中,少了一个女子的身影。

  利西亚王国特殊军情管理局局长,月黄负责人纱丽雅,并没有参与这个舞会。

  此刻的她,正待在一间地下密室中,房间里的特制板凳上,捆绑着一个身材臃肿的中老年胖子。

  那胖子只穿着单薄的内衣,双手双脚被牢牢的捆缚着。

  “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纱丽雅脸上挂着阴冷的笑容,双眼直勾勾的看着胖子:“您以为,纱丽雅会相信吗?”

  说着,她俏丽的身姿一扭一扭的走向胖子,靠近他的脸面,然后朝着他的耳朵里吐了一口气:“纱丽雅什么都能做出来哟。”

  清纯的女孩以非常暧昧的姿态靠着这个年迈的胖子,但后者脸上丝毫没有露出享受的表情,反而很是惧怕:“不要啊,请饶过我,我早就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诉你了。”

  “啊啊……”

  纱丽雅点了点头:“纱丽雅明白了,一定是分量还不够吧?”

  说完,她打了一个响指,一股灼热的气流闪过,将胖子的右手掌齐齐的切开。

  啪的一声,那胖子的一只手掌便落在了地上,流出了一地的鲜血。

  “啊!!!”胖子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嚎声。

  “不必叫喊啦,马利纳斯大人。这里是隔音的,不管里面发生什么事情,外面的人也是听不到啦。”

  纱丽雅笑嘻嘻的说道。

  “而且,我已经给你服用了抑制血液流出,增强你个人生命力的药品啦,所以不管我对你做了什么,短时间内你都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那一抹清纯的笑容自然在马利纳斯眼中犹如恶魔一般的可怖。

  自从将王室宝库的所在,以及那道门的秘密告诉给弗鲁西斯陛下以后,马利纳斯原本以为自己虽然不能再成为王国要员,但至少还能做一个隐姓埋名的富家翁,带着他的金钱,去一个偏僻的乡下安度晚年。可是,纱丽雅的月黄成员在他离开之前抓住了他,并暗中将他带到了这间拷问室来,严刑逼供。

  果然如同纱丽雅所言,马利纳斯的手掌被切掉以后,只是流出来了并不多的鲜血,断口处就很快的止住了流血。

  “我求你啦,别再这样了,我真的是不知道呀!该说的,我都说过了,就是王国宝库的事情……”

  马利纳斯哭喊着。

  “唉,马利纳斯大人,看您这一把年纪了,纱丽雅也不想对你太过分呢。”

  纱丽雅柔声说道:“可是,总不能看着你把一切都埋藏在心底,然后永远不说出口吧?那样对冤死的人来说,真的很不公平。”

  “你……你为什么这么说?”

  马利纳斯惊恐的看着纱丽雅。

  “纱丽雅只是想知道,当年迪恩宰相之死的原因而已,难道你就不能满足我这个小小的愿望?”

  “这跟你,到底有什么关系?而且我怎么可能知道那些事情,只有先王身边最亲近的内臣,还有宠妃才会知道啊!”

  马利纳斯浑身颤抖着看着纱丽雅,他无法理解,这个内心深沉的女子,为何会想管这么一件好几年前的往事,迪恩宰相与她明明毫无关系,而且……真的要说的话,应该是璐璐安最想知道真相才对。

  “嘿嘿,看来马利纳斯大人并不是一个胆小的人嘛,始终是不想说呢。”

  纱丽雅冷笑道:“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吗?没有你们上议院内部的协定,迪恩宰相会这么直接被送到断头台?嘿……你要一直不说的话,纱丽雅只能一点一点的切掉你的四肢咯,先从手臂开始,一截一截的切下来,感觉会如何呢?”

  马利纳斯脸色霎时变得惨白:“不、不要这样……”

  “不要嘛?那么,可以告诉我吗,可以吗?”

  纱丽雅睁大一对看似无辜的双眼,媚笑着问道。

  在无比恐惧与痛苦交织的情绪之下,马利纳斯终于痛苦的点了点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newap.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newa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