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突然长了个包_北派盗墓笔记
笔趣阁 > 北派盗墓笔记 > 第450章 突然长了个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50章 突然长了个包

  这天中午,一辆破旧的二手三轮摩托车缓缓行驶在黄石北路上。

  我带着草帽墨镜,把自己打扮的像刚下完地的农民,车后斗放的全是干柴,路上人很多,但没人注意到,这些干柴下,藏着两个装满文物的大蛇皮袋。

  小萱带着草帽坐在后头,其他人都已经在旅馆落脚了,这是我们运下山的最后一批货。

  “云峰云峰!”

  小萱突然兴奋的拍我说:“那边儿有个肯德基!天气太热了!咱们去喝杯冰镇可乐吧!”

  我也口干舌燥的厉害,于是就把车停在路边能看到的地方,然后带着小萱进了当时老百货一楼的肯德基吃东西。

  点了可乐汉堡,我们选了靠窗位置,这里能看到三轮车,等下在给把头鱼哥他们打包两份吃的回去。

  身后桌位上没人,于是我便把草帽放在了桌子上,才吃两口,突然过来一男一女的坐在了我身后那桌。

  那年轻女孩儿皱眉道:“哎呀脏死了!真是的!都是土!你能不能把这破东西拿走啊!”

  我没说什么,转身拿了草帽。

  那女孩儿反复擦了好几遍桌子,自言自语说:“这里是kfc!是很高档的地方好吧,有些人,也不看看自己身份打扮,也不看自己能不能消费的起,真是太搞笑了。”

  小萱眉头一皱,准备起身找对方,我忙按住了她手。

  我看着小萱,摇了摇头,我意思让她隐忍,因为天底下什么人都有,这种人就让她随便说去吧,犯不着和这种人争论。

  吃完准备去结账,小萱突然走到那对儿正有说有笑的男女面前,那女的问你干嘛?

  小萱面无表情,突然一脚把这女的踹倒在地了!

  “你干什么!”

  那男的腾的站起来,不料小萱直接抄起来桌上的不锈钢托盘!啪的一下!猛拍在了这男的脸上!

  见状,我从背后一脚踹这男的屁|股上!随后拉着小萱跑出了肯德基,连账都没结!

  等对方追出来,我两已经骑车跑远了。

  “哈哈哈!好玩!太爽了!”

  我苦笑道:“好玩个屁啊!这要是让把头知道了又得说咱两惹事,以后遇到这种情况能忍则忍!知道不?”

  “我不!受欺负了凭什么忍着!”

  “云峰!如果是在晚上没人的地方!就那女的!我敢一刀抹了她脖子!”小萱眼神凶狠说。

  我放慢车速,回头说:“你怎么成母老虎了?怎么动不动就要杀人?这是不对的。”

  小萱不以为意道:“我信奉弱肉强食的规则,我们干这个的绝不能手软,否则,下一秒可能死的就是我们自己。”

  小萱突然话锋一转:“唉?云峰!你怎么这里有一个这么大的包?”

  “什么包?没吧?”

  “这么明显怎么没有!你自己摸摸看!”

  我反手摸了摸,心里一惊!

  还真是!

  是小萱最先发现的!我脖子正后方那里鼓起了一个大肉包!有半个乒乓球那么大!

  我顿时有点被吓着了!

  我确定昨天还没有的!怎么睡了一晚上!脖子上就起了这么大一个包!

  我赶紧靠边儿停车!让小萱给我捏捏看!看是不是因为喝水少!上火了起了个大火疖子!

  小萱先是轻轻捏了下,我没什么感觉,不疼也不痒。

  随后她用力一捏,顿时疼的我大呼小叫!同时还感觉到了一股凉气!直冲自己天灵盖儿!

  我趴在摩托车扶手上,大口大口喘气,闭上眼,猛的摇了摇头!

  等我在睁开眼,我发现眼前的世界有些许不一样。

  不太好描述那种霎那间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眼中的世界更明亮!看的更清楚!隔着好几百米选,我甚至能完全看清一辆小车的车牌号!

  这种情况持续了不到十分钟,我又恢复到了正常,也在看不清几百米开外的车牌号。

  我开始恐惧!害怕!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我让小萱再次用力捏,结果和第一次一样!

  伴随着剧痛,我的视力在短时间内得到了超强提升!不光是视力,我甚至还隐隐听到了路边车里人的交谈说话声!真不说瞎话,谁说瞎话不得好死!

  小萱害怕说:“云峰你别吓我!这会不会是肿瘤!我听说有种恶性肿瘤就喜欢长在脖子上!等下咱们赶紧去大医院做个全面检查!”

  回到旅馆卸了货,我随便找了个借口让小萱陪我去人民医院检查。

  结果到了医院,找的第一个医生他说看不懂,让我去找皮肤科的医生在看下。

  我又找了皮肤科医生,那个医生看了后疑惑说:“奇怪,你这不是纤维瘤,也不是肌肉瘤,如果是肿瘤,它不可能一夜之间发展到这种程度,这样,你去拍个片子,顺便在抽血化验下看看,看看是不是蚊虫叮咬引起的过敏症。”

  又是一通检查,完事儿医生仔细看了单子后,对我说:“小伙子!你身体各项指标看起来都很好啊!没什么问题,我给你开点活血化瘀的药,回去吃了看看吧,如果之后有别的情况发生,你再来医院找我!”

  旅馆二楼我们包了四间房,晚上我们在把头房间开会,商量下一步的打算,豆芽仔还没醒,他被毒蜈蚣咬了一口已经睡了三天了。

  “云峰,没事儿吧?”把头问。

  “没事儿啊!我能有什么事儿,把头你说。”

  把头点头:“是这样,我想了想,咱们还是要分批出货,许招娣那批老纸币这一两天在本地先出了,至于其他的,云峰你这边儿路子通不通。”

  “应该通着,我等下打个电话问问秦西达,把头,我有个想法想说说。”

  “给的在高,也不如咱们自己卖的高!二道贩子总要赚钱的,我在潘家园有个试点,已经运转一年多了,人员信的过,这批货,咱们可以分三分之一的金器玉器给那边,让那边儿做直售!定价多少完全我们说了算!”

  “余下的三分之二,直接打包全出给秦西达!这样一来,等潘家园那边路子宽了,咱们就甩了二道贩子自己做直销!”

  “我算过了把头!将来一旦咱们成规模了,这一年下来可以多赚上千万!”我激动道。

  把头弹了弹烟灰,皱眉说:“自己做二线市场,你这个想法可以,但那边儿是你表弟表妹在做吧?他们太年轻,容易出事儿,我不太放心。”

  我劝道:“把头你放心!我有安排一个老手子帮忙张罗!有那个人在!能最大程度帮我们规避风险!”

  鱼哥也帮我说话:“把头,我觉得云峰说的可以尝试,如果真成功了,那以后我们也多了一条稳定出货的路。”

  把头还在犹豫。

  我摇了摇头,我觉得把头不像我们年轻人,他的思维固化了!以前北派都是讲究快进快出,直接和天南地北的贩子们合作,不知道变通,就像我一直说的,时代在发展!我们要懂得变通招数!这样往后才能做大做强!

  把头道:“这事儿有利有弊,容我考虑两天再说,这半个月大家都辛苦了,好好休息两天,就这样。”

  偏爷下午就走了,小道士还死皮赖脸跟着我们,他说回去没意思,要跟着我们在外面多玩两天。晚10点半,我把小道士叫到我屋,偷偷告诉了他我脖子上长了个包的事儿,让他给我看看,因为他懂点中医。

  小道士一看我后脖子上的包,顿时大惊失色。

  “我靠!小项子!这肯定是炼精化气功导致的!”

  我多少也猜到一点,就问他具体什么情况,该怎么办。

  小道士焦躁不安,在房间内来回踱步。

  他突然道:“照我看!你这个大包里头全是气!是你炼化的精气!就是个精气包!”

  这话听起来怪怪的,我皱眉说:“如果全是气,那能不能扎个眼儿,我把气给放了?”

  “你不想活了?”

  “你以为这是自行车轮胎?扎一下就能把气放了?我草!我告诉你!你惹上大麻烦了!”

  小道士指着自己后脑勺说:“人脑袋这里有个穴位,古书上叫气海!我们道家上叫泥洹宫!”

  “炼精化气,返成循环,源源不断,生生不息!它终究是种气功!每次练完后要配合上相应的引导术!”

  “你他妈把精全炼成气了!却因为少了引导术,这气最终到不了泥洹宫!日积月累就堵在那里了!所以就长了这么个包!明白了不?”

  “如果不管它,会怎样?”我问。

  小道士挠头想了半天,突然说:“不管它?那等他妈哪一天突然炸了!那股精气冲到你脑子里泥洹宫中!那你肯定非傻即疯!”

  我这下比白天更怕,又赶忙将白天视力提高的事儿讲了。

  小道士猛的一拍手!

  “真牛比!你这种情况我师傅跟我讲过!叫返照!”

  “修道之人!一生可能只会碰到一到两次返照!这就是所谓的一见永不再见!你他妈倒好!这包随便捏一下就能返照!”

  我沮丧着脸:“那这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我都不敢跟把头说。”

  “嗯.....好事儿坏事儿,一半一半吧,不过你这种情况我连听都没听说过。”

  “我可以教你一套十六锭金引导术,或许能暂时延缓精爆的发生。”

  “精.....精爆??!”我瞪大了眼。

  “是啊!精气爆炸冲脑了!那他妈不是精爆是什么!”

  小道士拍了拍我,认真讲:“十六锭金是我们道家的引导术!它在根源上不匹配炼精化气功!”

  “我看,要想除掉隐患!你怕是得亲自去找谢起榕!让他把炼精化气功配套的引导术传给你才行啊!”

  听了这话,我一下瘫坐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发呆,心中五味杂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newap.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newa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