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0章 银瓶子_北派盗墓笔记
笔趣阁 > 北派盗墓笔记 > 第1200章 银瓶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00章 银瓶子

  千岛湖邮轮失踪案我不知道,之前也没听说过,那个年代很多地方出悍匪,当时消息闭塞智能手机还没有呢,换到现在那绝对是爆炸级新闻。

  听了司机说的,我还特意上网查了,那几个犯案人同年就吃了花生米,也就是说,这事儿上头早已盖棺定论,我唯一好奇的就是司机讲的“螭吻银瓶”。

  外行听热闹,内行听门道,龙生九子,各有不同。

  囚牛,睚眦,嘲风,蒲牢,狻猊,赑屃,狴犴,负屃,螭吻。这是九子。

  过去传说龙还有四个私生子,分别是饕餮,椒图,貔貅,麒麟。

  私生子除外,正牌龙九子的动物形象过去寻常老百姓绝不能使用,普通当官儿的也不能随便用,一般只有皇亲国戚或者外姓王才有资格用。

  如果当年千岛湖真出了这种银瓶,那我推测水里应该还有类似的东西,这类东西全是一级文物,就跟丹江出的老虎金印一样,放出去最低八百万起步,渠道稍微好点儿,过千万很轻松。

  这出租司机告诉我他叫余鼎城,余姓算是淳安第一大姓,江西的资溪,赣州,那边儿很多姓余的都是当年从千岛湖迁过去的,不过这些移民现在看是吃了亏了,那点补偿款真不够用。

  “余哥你等一等,我送他们上去马上就下来,等下我还要回思源宾馆。”

  “没事儿兄弟,你去吧,反正这个点儿我也没啥活,呵呵。”

  送一帮人上去,我把小沙琪放到床上,又帮她盖上被子问:“酒鬼叔,你说怎么小红毛他们都醒了,她怎么还不醒?”

  临泉酒鬼皱眉道:“应该是体质弱,恢复的慢吧,毕竟是个小丫头。”

  我点头:“那你照顾好她,有啥事儿联系我,隔壁那间房我也包月了,这是钥匙,厨房有吃的喝的,你们洗洗澡在这里安心休息两天在做打算吧。”

  下楼,上车,我和司机余哥正聊着,李康阳电话打来了,我不想接挂断了,他很快又打来了。

  “兄弟,你是真牛比啊!我都对你刮目相看了,那帮小屁孩儿你就这么从福建拐子手里带走了?”

  “你他妈有屁就放,没屁我挂了。”

  李康阳在电话中笑道:“你别用这个态度和我说话,咱两的关系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啊,我打电话就是为了提醒你,小心福建拐子们的报复。”

  我道:“那些拐子肯定会联系你这个地头蛇,你就把我原话告诉他们,让他们掂量掂量,他妈的都是道上混的谁怕谁,想找死那就来!田三久随时奉陪!”

  李康阳疑惑道:“那听你的意思.田老大知道这件事儿?以他的作风应该不会亲自插手这种小事儿吧。”

  “你知道什么,这事儿背后有隐情,田哥不想出面,所以委托我出面干预了,这几个孩子里有他一个私生子。”

  “啊!”

  “这怎么可能!真的假的!你怎么不早说!”

  接下来我编了一段田哥的爱情往事,女方叫小舞,当年是个漂亮的酒吧服务员,二人怎么相识的,怎么分开的,又说了因为什么暂时不能相认,反正最后我自己都差点相信。

  我不得已而为之,我断定对方会疑惑,但他们不敢去查。

  我故意不说五个孩子中具体哪个是,这样他们全都安全了,因为拐子不会为了几个小屁孩儿去招怒田哥,这就叫灯下黑。

  万一田哥知道了我冒用他名号也没事儿,我大不了挨顿打,再有我知道,田哥那张冷酷的外表下其实喜欢小孩子,这点从洛姨生前多次劝他找个能生的女的就不难看出来。

  我有时也瞎想,田哥很成功,但有的方面也很失败,四十多了也没个一儿半女。

  不过也不用太着急,老计把头岁数比把头还要大,他不也是一发入魂了,故此我得出结论,男人多大其实都不算晚,关键要保持好蝌蚪活力,只要蝌蚪还活着,那便能随时攻城掠地,占山成王。

  “行了,余哥你就在这里靠边儿停吧。”

  “这离思源宾馆还远,你确定这里下?”

  我笑道:“刚才看到个早点摊,我打算吃了饭在回去,别耽误你时间了,你先去忙吧。”

  说是吃东西,看司机走后我直接去了南码头,结果怎么都找不到刚才那个烧纸老头了。

  不光找不到老头,还有刚才他烧纸的地方竟然没留下一丁点痕迹,连纸钱灰都没看到。

  我确定自己没记错位置,就是在这里。

  人或许走了?可怎么会没留下痕迹呢?

  “你找谁。”

  突然,身后响起了一道冰冷的声音,我立即回头。

  “大爷你吓死我了!你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走路没声的!”

  老头一身白衣,脸色整个也是白的,这时天还没亮,他突然冒出来真吓了我一跳。

  “你找谁。”他再次问。

  我马上表明来意说:“我找你大爷,有些事想跟你了解一下。”

  “了解什么。”

  “我想了解关于当年那艘邮轮的事儿。”

  老头面无表情说:“那事儿早调查清楚了,没什么好了解。”

  我直接问道:“当年船上的人,真的是捞到那个银瓶子后才出的事故?”

  “你怎么知道有银瓶子。”

  “有人告诉我的。”

  “谁。”

  “一个出租车司机,叫余鼎城,他说他当年也参与过海瑞号的救援工作。”

  听了我的话,这老头愣了两秒钟,他突然脸色大变问我:“那人长什么样!”

  我大致描述了出租车司机的身高长相。

  老头听我说完,他转头便跑。

  我不知道怎么了,喊了他两声他头也不回!无奈我只能跟过去。

  “走!你赶紧走!我儿子早死了!当年的事儿已经过去了!你别跟着我!”

  我问到底怎么了。

  这老头喘着粗气,他看着我眼神惊恐道:“余鼎城是当年搜救队的队长!他人早就出车祸死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newap.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newa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