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零八十四章 赔罪_万古神帝
笔趣阁 > 万古神帝 > 第四千零八十四章 赔罪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千零八十四章 赔罪

  元笙一身暗蓝色武袍,武袍似软甲,极为贴身,紫色玉带系于纤腰,将高挑而丰满的身材钩勒得淋漓尽致。

  但,她身上散发强横气场,眼神锋锐而坚毅,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

  仿佛多看她一眼,都是冒犯,会被赐死。

  久为族皇,她已有女皇之气,不再像昔日那般青涩。

  曾经元道族的大小事物,得由大长老元簌殷定夺。元笙名为族皇,实际上如公主、女将一般,没有多大权利。

  今日,只看元道族三人。

  元笙走在最前方,英姿挺拔,目光中没有任何柔色,便能看出元簌殷早已影响不了她。

  元笙的修为,也已超越元簌殷,踏入不灭无量巅峰。

  她周身灵雨神霞,眉心四颗月白色的星辰若隐若现,举手投足之间,就可撼动空间,影响天地规则。

  她的美貌,仅比月神输一筹,走进殿内,便将殿中百位天之骄女都比了下去,如同皓月之于萤火。

  看着殿内的花天酒地,天女群舞,劫尊者眉头直皱。

  这是与一族之皇会晤的态度?

  太混账了,太不检点……太气人了,年轻就了不起吗?

  劫尊者不知道张若尘又在捉什么妖。

  换做以前,他高兴还来不及,但现在,终觉得张若尘有些走火入魔。

  劫尊者有时候也在反思,是不是自己以前给他灌输的思想惹的祸,又或者是被虚老鬼给影响了?

  穿过翩翩起舞的数十位年轻美女,便看见,前方的酒池中,张若尘半裸上半身,躺坐在台阶上饮酒,下半身完全泡在池中。

  七八位更加惊艳美丽的女子,围绕在他身周服侍。有罗刹族和不死血族的大圣女帝,也有长着尾巴的妖族女皇,虽都是年轻一辈的天之骄女,但修为不低,天资绝顶,是一方之主。

  她们个个都只穿一件半透明的薄衫,湿沾半透,说不出的香艳。

  张若尘眉开眼笑,左右怀中各揽一位肌肤丝滑如玉的妖女,上下其手,感受她们温热、细腻,且充满弹性的仙躯,喊道:“熵耀已至,世间终将付之一炬,你我皆不存,自当及时行乐。再饮,再饮!”

  看着眼前的酒池肉林,劫尊者喉结上下鼓动,继而,怒斥:“退下去,都退下去。”

  声乐乍然停止,起舞者噤若寒蝉。

  张若尘迷醉的双眼睁开,看清站在对面池边的元笙和劫尊者等人,酒意似乎醒了几分,挥手道:“都退下去吧!”

  待劫尊者暗暗松一口气之际,便又听到张若尘高呼:“明晚再舞!本帝要看新舞,天女散花,衣飞叶落。哈哈!”

  元笙沉哼一声,转身就走。

  但迈出一步后,她又停下,道:“帝尘若是将我等当成傻子一样欺骗,便继续装下去,恕不奉陪了!”

  元笙根本不相信张若尘会被量劫击垮意志,变得这般纵情声色。

  元簌殷拦住元笙,对她摇了摇头。

  张若尘从酒池中一步步走出,捻起地上的衣衫,披在身上,道:“让她走,本帝倒要看看,她能不能走出这座大殿。”

  元笙转过身,看向又在饮酒的张若尘,冷道:“帝尘这是什么意思?”

  张若尘将饮尽了的青铜酒杯,哐当一声,随手扔在地上,道:“当年在霸岭,你和仙乐师毁弃承诺,为了夺取荒月,可是差点将我困杀在那里。今日既然送上门来,还想走?”

  “真当我张若尘好相处,是个没有脾气的面团,会以德报怨,以善报恶?”

  劫尊者脸色微变,全然不知还有这么一出。

  顿时明白,张若尘为何不接见元笙和元簌殷。

  元笙眼中露出一抹苦色,尽管毁诺的不是她,是仙乐师,但当年霸岭之上她的确是和仙乐师站在一起。

  攻打地狱界的黑暗之渊防线,她也的确出手与张若尘站在了对立面。

  今次前来在路上的时候,她就做好准备在心中反复演练,打算放下族皇的身份,向张若尘致歉。

  毕竟张若尘帮了她太多。

  很多债,根本还不清。

  但,来了之后,被晾在一边数天。好不容易通过劫尊者见到他,却又来这么一出,与以前判若两人。

  “嘭!”

  殿门关上。

  元道族的三人,倒也不慌,毕竟劫尊者还在这里。

  元簌殷心气高傲,此刻却是低下头颅,向张若尘躬身行了一礼,道:“霸岭之事,的确是黑暗之渊做得不对,但好在并未真的起冲突,一切尚可挽回。帝尘海纳百川,心胸宽广,当不会计较于心。”

  劫尊者见元簌殷姿态这么低,顿时明白,太古生物不仅理亏,而且此次肯定是有事相求。于是,闭眼垂眉,不想继续掺和。

  张若尘冷笑:“没有真的发生,不是因为黑暗之渊心善,而是本帝的修为足够强大,让你们忌惮。若本帝不够强,没有石矶娘娘同行,岂不连灰都不剩了?”

  元簌殷不知该如何辩解,道:“黑暗之渊只想取荒月,绝无伤害帝尘之心。”

  “哈哈!”

  张若尘大笑:“说得好!那么为何来无定神海的是你们,而不是仙乐师?让她来,她若前来,之前的恩怨便一笔勾销。”

  “我们走!若帝尘真要杀我们泄愤本皇认了!但,本皇绝非束手就擒之辈,玉石俱焚,绝无半分犹豫。”

  元笙心情极其难受,也不知是在恼张若尘不再像以前那般迁就她,那般好相助,那般胸怀广阔,那般温润如玉,又或者是在恨自己奢求太多,太过自私。

  来之前,本是十分期待见到他,想象过各种可能。

  唯独没有此情此景。

  为何变成了这样?

  “哗!”

  本是抱在元解一手中的一只玉匣,一阵风刮过后,落入张若尘手中。

  玉匣打开。

  里面射出万丈神霞,始祖规则喷薄,绚烂诡奇,却又蕴含一股阴寒之气。

  “黄泉大帝的始祖神源,这就是你们的赔罪礼物?”

  张若尘将始祖神源取出,托在手心观察。

  神源之光,照亮整个大殿。

  本是欲要离开的元道族三人,都停下脚步。

  元簌殷见事有转机,道:“黑暗之渊以始祖神源赔罪,希望能够迎回图腾老族皇和真一老族皇。”

  图腾老族皇和真一老族皇的意识诅咒,早就被张若尘化解,但一直在无定神海修行,没有回黑暗之渊。

  在仙乐师和黑暗之渊的诸皇看来,二位老族皇无疑是被软禁。

  用始祖神源换回两尊绝顶战力,绝对不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newap.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newa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