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零八十九章 联手战祖_万古神帝
笔趣阁 > 万古神帝 > 第四千零八十九章 联手战祖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千零八十九章 联手战祖

  “嘭!”

  如九天十地的力量全部落在身上,天姥浑身震颤,后土嫁衣闪烁不停,身体如同离弦之箭倒飞出去。

  根本不是一个力量级,无法对抗。

  这一次,轮到星海垂钓者惊讶。

  自古以来,始祖都是可以碾压半祖,一招就可定胜负,甚至定生死。但前有张若尘,现在又有天姥。

  承受他一掌,并没有伤多重的样子。

  “应该是后土嫁衣。”

  星海垂钓者对宇宙中的宝物,极少感兴趣,哪怕宙鼎,都没有据为己有的想法。

  因为,始祖的身体,就比任何神器都更强,可以一拳击碎之。

  单单一只宙鼎,遇到始祖级对手,并不能形成多大的优势。遇到始祖之下的修士,则根本用不上。

  九鼎齐聚,还差不多。

  但此刻,星海垂钓者却对后土嫁衣来了兴趣,单单只是防御力和速度上的加成,就足够让他实力明显提升一截。

  更何况,后土嫁衣做为后土娘娘的唯一遗宝,怎么可能只是增加防御力和速度?

  万千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逝。

  星海垂钓者不给天姥喘息之机,顷刻间追上,手臂如刀,划出一道天道轨痕,斩她头颅。

  “哗!”

  天姥身旁,出现一道太极四象图印。

  张若尘从图印中走出,头顶胜利王冠光芒暴涨百倍,体内血液如数十万条江河在流动,掌心打出万象无形印,挡住星海垂钓者的绝杀手刀。

  天姥亦是出手,打出不动明王拳。

  “嘭!嘭!”

  星海垂钓者以一敌二,没有使用任何神通,尽是掌印对决。

  三人身形连连变化,掌印拳风交错。

  尸气、魔气、光明神辉……各种力量宣泄,将整个星域打得一片混乱。

  对碰数十招后,张若尘和天姥倒飞出去,分别砸在二十七重天宇世界和神木巢穴上,皆七窍流血,伤势严重。

  张若尘戴在手上的麒麟拳套,已经完全烂掉,整条手臂都在流淌黑血,继而腐烂,长出尸毛。

  是被星海垂钓者的始祖尸气侵入身体,伤势无法愈合,尸毒涌向五脏六腑。

  天姥有后土嫁衣护体,没有遭受尸毒和尸气的入侵,但,双臂骨头尽碎,内伤严重,左肩坍塌,身体严重变形。

  反观星海垂钓者,依旧气定神闲,气吞星河,目若神炬,唯有头发略显散乱。

  不知多少人倒抽寒气,深刻认识到始祖的可怕。

  当世最强大的二人联手,竟也只能对抗数十个会合,难以对他造成伤害。

  难道真的只有自爆神源,玉石俱焚,才能制约始祖?

  张若尘从大坑中飞起,落到第二十七重天宇世界中,双手画圆,体内四十团道光运转,将尸毒炼化,手臂上的尸毛燃烧殆尽,伤口快速愈合。

  “所有人助我一臂之力,再战始祖!”

  张若尘大吼一声,将四鼎召回,悬浮在头顶。

  日晷、无我灯、葬金白虎分别出现在三座不同的天宇世界,池瑶则是站在张若尘身后的一座神山之巅。

  她燃烧神血,撑起自己修炼出来的二十五重天宇世界,与大尊留下的二十七重天宇世界重合在一起。

  张若尘以无极神道,将五十二重天宇世界中的力量,尽数汇聚于自己身上,再次飞向星海垂钓者。

  天姥伤势愈合后,立即释放巫殿,从神木巢穴攻伐过去。

  这一次,她手中多了一件神器战兵,乃是从仙乐师那里接过的黄泉印。

  星海垂钓者完全认真了起来,肉身与张若尘和天姥对碰之际,施展出始祖级的诅咒,要在另一层面碾杀二人。

  但超出他预料,张若尘拥有摩尼珠,天姥的后土嫁衣亦能抵挡诅咒。

  诅咒对二人的影响,并不算大。

  这一次的对决,持续了接近一个时辰,交手何止千次。

  地狱界和剑界皆有半祖赶至,但被阎无神、混沌老族长、阿芙雅等人挡住,未能接近战场。

  阿芙雅是趁张若尘第一次与星海垂钓者对决时,逃出二十七重天宇世界。

  她是半祖,很难困住。

  “嘭!”

  张若尘一连承受始祖七掌,肉身爆开,化为微粒云雾。

  池瑶的二十五重天宇世界溃散,身体炸开,与张若尘一样,化为一片血云。

  巫殿被打碎了,天姥如同一团血泥,倒在残破的巫殿大门前,后土嫁衣更加鲜艳。

  她眼神依旧锋锐,充满绝然的意志,动了自爆神源的念头。

  先前的战斗,星海垂钓者头冠被沉渊神剑斩落,头发完全披散下来,双袖亦是破破烂烂,手臂上尚有血痕,显得颇为狼狈。

  虽将张若尘和天姥重创,但这绝不是一场值得炫耀的战斗。

  做为始祖,胜得太难看。

  星空中,微粒云雾在快速汇聚,要重新凝聚成张若尘和池瑶的身形。

  打到这个地步,星海垂钓者哪里还会给张若尘再战的机会,立即引动星空中的星光,要以星辰的力量,磨灭张若尘的不灭物质和神性物质。

  说到底,张若尘和天姥这种级数的高手自爆神源,才是星海垂钓者最忌惮的。

  面对其中一人,星海垂钓者有自信压制其自爆。

  但,同时面对两人,便显得捉襟见肘,有极大可能被一换一带走。

  琴声,悠扬响起,浩渺如雾。

  星海垂钓者发现星辰光辉无法再调动,宇宙中,像是出现了无穷无尽的弦。

  这些弦,藏在天地规则中,环绕四周,无处不在。

  星海垂钓者收起始祖神气,挽缠披散的花白长发,望向神木巢穴的方向,看着悬浮在秘境之门上方的那把古琴。

  像有两只无形的手,在琴弦上弹奏。

  琴声舒缓,似雨打芭蕉,点点滴滴,惹人生出无限思绪。

  神乐师和仙乐师几乎同时脱口而出:“原因琴!”

  不同的是,前者脸上震惊,写满不可思议。

  后者像是早有所料,眼中带有思念和泪光。

  阎无神微微失神,笑道:“她竟真的活着,而且就藏身神古巢。此等修为,莫非踏入了始祖境?”

  张若尘和池瑶的肉身重新凝聚,脸色都略微苍白,实力大损。

  天姥在残破的巫殿大门前,重新站起来,表面上看,肉身伤势已经完全愈合。但内在伤势,只有她自己才知。

  星海垂钓者长声一笑:“原因琴既现,大尊、灵燕子,你们也该现身了吧?”

  听到这两个名字,不知多少人为之屏息。

  请收藏本站:https://www.newap.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newa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